比分娩更难的,是母乳喂养梨

发布时间:2022-02-12 聚合阅读:
原标题:比分娩更难的,是母乳喂养选择母乳喂养,从来就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。中年女人是我请的护工。她把刚出生的宝宝抱了过来,空出一只手利落地扒开我的衣服,扯着我的乳...

原标题:比分娩更难的,是母乳喂养

选择母乳喂养,从来就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。

中年女人是我请的护工。她把刚出生的宝宝抱了过来,空出一只手利落地扒开我的衣服,扯着我的乳头,往宝宝嘴里塞。没有顾得上问候我,她边塞边对围观的女亲戚们讲解她的作为:“一般产后半小时就要开始辅助宝妈哺乳。”说此时是让新生儿吸吮动作刺激泌乳的所谓最佳时候。之后又把我当作人体模特般,向围观的众人讲解正确的喂奶姿势。

我躺在床上,麻药劲儿还没完全散去,整个人迷迷糊糊。护工和亲戚们在我床边围了一圈人,而我躺在中间袒胸露乳。那几分钟过得漫长,我感觉自己如笼中动物被人类围观,如芒刺背,失去了尊严感。尽管愤怒,但在麻药的作用下,我无力出声阻止。

护工教会大家如何给宝宝喂母乳,接下来一到宝宝饭点,亲戚们就轮番上阵,都学着她的样子把宝宝抱到我身边,再扯着我的乳头往宝宝嘴里送。她们拉扯我乳头的动作,就像往枕套里塞棉花一样粗鲁而自然。塞完后还会站在我旁边继续观察,时不时www.tpfmyc.cn提醒我把乳房托起来,以免堵住宝宝的鼻子,要不就把耳朵杵到我乳房边上,仔细聆听宝宝有没有吞咽的声音。

我的乳房就这样暴露在她们面前,没有任何隐私可言。腹部的伤口和催宫素吊针,让我根本没有力气反抗,只能央求妈妈给我递一块毛毯,在喂奶时遮住我和宝宝。

没想到却招来了我妈的指责,她非常不满地抗议:“大家都是女的,看一下又怎么了,你以为谁稀罕看你光着身子啊,还不是觉得小宝宝吃奶很可爱。”我妈觉得我矫情做作,我强压住愤怒不敢发火,担心如果回了奶,宝宝就吃不上母乳了。

更大的痛苦还在后面。

产后第4天,我的出奶情况还是不太好。乳房没有胀奶感,宝宝经常饿得“哇哇”大哭,不得不拿奶粉来补足。我心急如焚,赶紧找催乳师小王来催乳。催乳的过程持续了40分钟,先是用仪器来“电激”乳房、刺激泌乳,然后是手动疏通乳腺,根据穴位揉捏按摩,像是和面一样。

伴随着难以忍受的疼痛,乳汁渐渐多了起来。为了保持住姿势,我双手用力抓住床单,脚尖不由自主地绷紧,通过幻想宝宝吃上母乳后变得聪明又可爱的模样,鼓励自己度过这段漫长的煎熬。

我的表情一定是难看到了极点,小王开始跟我聊天试图转移我的注意力。她告诉我,乳房相当于一个造奶机器,催乳师帮妈妈把奶排空越多,下次就可以产得更多,平时最重要的追乳方式,就是让宝宝多吸,母乳越吸越有。

通乳结束后,我大汗淋漓,早已僵硬的身体似乎连翻身都困难。妈妈给我拿来热毛巾,湿敷乳房,鼓励我一切艰辛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为了孩子,当然值得,母乳的“权威”不容置疑。我一口气在小王这里订了10次的催乳套餐,前三天她每天都上门帮我催乳,之后隔1天上门,再下次隔2天上门,以此类推,直到套餐用完。

催乳当天晚上,我的乳房有了隐隐的肿胀感,我谨记“宝宝越吸越有”的经验,等宝宝醒了赶紧给她喂奶。然而她左边吃了20分钟,右边又吃了20分钟,吃得我手臂都麻了,似乎还没吃够,嘴里哼哼唧唧,不肯睡觉。

我不愿自己的追奶计划被打破,坚持不给她补奶粉,于是宝宝从凌晨2点硬生生地闹到3点多,最后迷迷糊糊地合眼。可没睡上10分钟又饿得直哭,我又把她抱起来喂,她断断续续地吸了好一会儿才睡去,一放到小床上又哭着醒了,只得又抱起来喂奶。如此循环往复。

疲倦至极的我,耳朵里像有个蜂窝一样嗡嗡作响,脑袋里还像有个袋鼠一跳一跳的,全身都疼。我躺在床上,想哭都没有力气,甚至想死。

我生活在四川的一个三线城市,和一些北上广的奋斗青年一样,扎根在传媒行业多年。年过三十后,工作和婚姻趋于稳定,也和老公攒了一定的积蓄,便开始着手备孕。在此之前,我一直研究育儿知识,身心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。当验孕棒上出现两道杠,我觉得生活完全按照自己的计划有序进行着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十月怀胎后,我剖腹产生下了一名女宝宝。

都说疼痛的最高级就是分娩之痛,经历过生宝宝的女人就有勇气面对一切。我侥幸逃过了顺产之苦,平安生下宝宝后,自作聪明地以为可以轻松当妈妈了。殊不知,我只是迈过了生产的门槛,真正的苦是从喂养母乳开始的。

刚生产时,亲戚们就拿亲身经历向我阐述母乳的好处,医院里铺天盖地的宣传单和我了解到的育儿知识,也大都鼓励母乳喂养。因为相对奶粉,母乳更安全,成分也更丰富且容易消化吸收,可以帮助宝宝获得更强的免疫保护。

在所有人的认知里,母乳都有着绝对的“权威”,容不得我去质疑。于是,我开始手忙脚乱地喂养母乳,由于我的奶量不足,宝宝始终吃不饱,白天也睡不踏实。我实在忍不下心,不得不给她喂一点奶粉,吃饱后,她从下午3点睡到晚上7点,醒来又开始哭闹的恶性循环。

催乳套餐结束后,我开始采用另一种“PP追奶法”(全称为power pumping,即动力泵追奶法)。这种追奶方式依靠吸奶器,根据排奶原理,每次先用吸奶器吸20分钟乳房,确保初次排奶成功,然后休息10分钟,再吸奶10分钟。如此循环,全程共一个小时。

我参考平时的工作模式,记录追奶次数、毫升数,给自己订了追奶计划表,力求短期内完成KPI。

我一个小时的追奶量

那段日子,每天一睁眼就“吸奶”,心态经常崩溃。我定下闹钟,夜里闹铃一响,睡眠被中断,那一刻像是被扇了个耳光,只能强行坐起来。望着身边沉睡的老公,心里全是恨意。我故意把灯开到最亮,把吸奶器力度也开到最大,机器马达的声音在夜里格外刺耳。乳房很痛,心更痛,关了灯,无边的黑夜让我难以入睡。

老公对我的关心,只是承认母乳喂养的确很辛苦,可他对我的辛苦好像熟视无睹。和家里人抱怨,他们都觉得没我说得那么严重,其他母亲也是这样过来的,我凭什么不行。

经过这些努力,我的奶量确实变多了一些,但没两天就因吸奶过勤,乳头皲裂了。血红的伤口,如同东非大裂谷一般横亘在我的身体上,接下来每一次吸奶都像是受刑。我咬牙坚持追奶,奶量好不容易有了提升,一定不能半途而废。有一次,忍着剧痛用完吸奶器,我发现罩子上竟然有一串细密的血点,迫于无奈只得休息一天。

一天后我又去把宝宝抱来喂奶,没痊愈的伤口再次裂开,被宝宝吸出了血泡,实在无法坚持,不得不中断喂奶。等我伤好后,好不容易多起来的奶量再次骤降。炼狱般的追奶过程终于获得老公的同情,我们决定给宝宝喂养奶粉,可我妈坚决反对。

她信誓旦旦地告诉我,母乳绝对比奶粉更营养、健康,对宝宝的生长发育更好。她形容母乳喂养婴儿就像打地基一样,地基打好了,今后建的高楼大厦才比较牢固,如果地基没打好,日后再怎么修补也无济于事。

我动摇了。每个妈妈都想给宝宝最好的东西,我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,让宝宝的免疫力输给其他宝宝。即便奶粉的配方越来越接近母乳,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,不敢轻易把孩子置于可能存在的隐患之中。我决定另辟蹊径,在维持现有奶量的同时,想办法给宝宝买其他妈妈的母乳。

首先想到的是一个卖闲置物品的APP,之前有过在上面买卖物品的经验,我打算碰碰运气。但“母乳”属于不能售卖的物品,我输入多个关键词,才找到一位同城的宝妈卖家。商品页面上是张宝宝奶瓶的照片,大家心照不宣。她的标价是100毫升母乳12元,宝宝一天吃800毫升的话,就是96元,比市面上的奶粉价格要贵一些。

我先在网上拍下一天的量,提出要去她家拿货,被直接拒绝,她说只能接受送货上门,不面交。我只好解释,毕竟是宝宝入口的东西,所以需要谨慎些,又提出亲自携带吸奶器和储奶袋过去。结果她直接拉黑了我,拉黑前发来的最后一句话是:事儿逼,你不买有的是人买。

购买母乳以失败告终,我妈决定亲自去给宝宝找母乳。出了月子后,我妈就天天把宝宝推出门溜达,在小区和附近广场人多的地方晃悠,伺机观察其他差不多大的小宝宝,积极和宝妈唠家常。

不出一周,我妈就掌握了常去遛娃的宝妈家庭情况。她先是区分了奶粉宝宝和母乳宝宝,又比较了不同的母乳宝宝是否强壮,以此来判断母乳的营养程度。最终她盯上了长得白净高大的超超,她和超超妈妈唠了一周家常,感觉熟悉后,终于问出那个问题,能不能要一些超超喝剩的冻奶。没想到超超妈妈一口答应。

超妈与我不同,她很容易胀奶、溢乳,过多的母乳对她来说是个负担。她胸部随常常肿胀得像石头一样,轻轻一碰,如千万根针扎似的疼痛,背都很难打直。迫不得已,她不得不随时吸奶。

超超妈妈5分钟的吸奶量

超妈说,有一次夜里,超超闹了很久才睡,她实在太困,没及时挤奶。等她被胀醒后,发现胸部已胀出青筋,衣服轻轻拂过,如压上千钧巨石。她爬起来,挤奶时发现已经堵奶,她弓着身子下楼,到达停车场,老公开车送她去了医院。

在医院排队拍B超时,她发现自己不是唯一一个深夜受苦的宝妈。排她前面的有好几位宝妈,因堵奶引发乳腺炎,其中一位因堵奶高烧近39度,乳房已经化脓,要开刀引流,这位宝妈当场就吓哭了。

好在超妈只是轻微炎症,拿着医生开的一些消炎药,又赶紧到附近的月子中心,找月嫂帮忙通乳。

此后超妈仍然经常溢乳,有时会浸湿羽绒服,睡觉时还会把被子打湿。她家的母乳冰箱早就被装满,冰箱放不下了就只好拿母乳来洗脸洗脚,或者直接倒掉。

大概是身为人母,共情能力很强,把多出来的母乳拿出来喂另一个婴儿,让超妈觉得很有意义。于是我开始了每天抱着宝宝去超妈家吃奶的漫长历程。

超超家就在我们隔壁小区,中间只隔着一条马路。小婴儿时期,宝宝每3个小时左右就要吃一次奶,一天要吃7、8次。夜里的3次,我们把超妈和我的冻奶热给宝宝吃,每个白天我们还要去叨扰超妈4次。

我的宝宝和超超躺在一起

那时候宝宝一饿就急,我们得算准时间提前出门,不然她一路都会撕心裂肺地哭吼。我总是在距离宝宝吃完奶两个小时后就出门,提前到超妈楼下,推着宝宝到处溜达,直到宝宝有要吃奶的迹象再上去。

我们一心扑在让宝宝吃母乳上,哪怕冬季寒风刺骨,也不会缺席。今年一月,寒潮来袭,外面下起了雨夹雪,为了让宝宝吃上一口热乎的奶,我妈仍坚持出门。

担心宝宝冻着,我们精心设计了路线。首先坐电梯下到小区地下停车场,几经穿梭,在出口处给婴儿车套上遮雨罩和防风被,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,奔过两个小区间的马路。冲到超妈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后,取下车上的罩子和被子,再跟着指示牌,摸索到超妈住的那栋楼。

一天来回三四趟,我感觉自己散了架,无力地躺在床上,打定主意不再这样折腾宝宝和自己。然而第二天是个大晴天,望着窗外碧蓝如洗的天空,我们又带着宝宝往超妈家走。

我和超妈彼此鼓劲,宝宝也渐渐成长起来。今年春节超妈回老家呆了半个月,等她再回来,我的宝宝突然哭闹着不肯再吃超妈的乳房。我们就此给她断奶,开始喂养奶粉。

上个月,我们带她参加“宝宝爬行比赛”,她爬行时总爱东张西望,爬一步玩半天,最后拿了个倒数名次。第一名的宝宝是个虎头虎脑的男孩,又强壮又可爱。我妈朝我努努嘴,说:“我们家宝宝母乳吃少了,运动神经比不上那些吃够母乳的宝宝。”

那位宝妈听到后,转过来笑着告诉我们:“我奶不足,儿子是吃奶粉长大的。”我妈张了张嘴,仿佛想说什么,最后一个字也没说。

因为种种原因,我在宝宝百天后才去做产后的第一次复查。我的盆底肌和腹直肌都恢复得不太好,医生说,如果放任下去,今后会出现漏尿以及腹部凸起等后遗症,必须做修复治疗。

就这样,每隔几天就要去趟医院做盆底肌电刺激,回家时也在家里坚持做凯格尔运动巩固效果, 其实凯格尔运动就是自主的做盆底肌收缩,平时也很难坚持下来,后来在手机里装了一个叫G动的应用,跟着里面定制的恢复训练方案做,每次五六分钟,每天三次,虽然时间短但是频率还可以,挺科学方便的。偶尔不在家的时候也可以锻炼。还在上班的孕妈和产后照顾宝宝比较忙的麻麻使用起来也挺方便的。条件允许的话,里面还有拓展方案,有几个动作也可以一起锻炼。

我望着镜中的自己,头发斑秃,肚皮松垮,背脊佝偻,眼神茫然。我不知道,这是否是喂养母乳加上休息不够所致。超妈曾告诉我,为了坚持喂母乳,她感觉自己被架到了一个无法达到的位置,为此还辞掉了工作。她也希望自己能够做一个“百分百妈妈”,却发现用尽全力也难以实现。

一直以来,身边的亲人、医生以及各类育儿知识,都只会科普母乳的好处,但在母乳喂养的过程中,妈妈也会有自己的压力。作为妈妈,对宝宝的付出都是理所应当的,只希望这些付出真的能发挥作用。